“中国涉军公司”遭遇封杀 中企赴美上市前景未明

  • A+
所属分类:篮球资讯

中芯国际遭遇三连击。

美国当地时间12月15日,MSCI宣布将从其全球可投资市场指数中删除11月12日美国13959号总统行政令制裁的中国公司证券,删除自2021年1月5日收市之时生效。不久前,纳斯达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交建、中国铁建、中国中车、中芯国际四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未交易的证券将于12月21日从两大股指中移除。

“总统令本身禁止了美国个人和实体买卖总统令中定义为‘中共军事公司’的股票,或者基于这些股票的金融衍生品。短期内,持有这些公司股票的美国基金等机构和个人必须清仓,如果它们持有股份达到一定数额,那可能对这些公司的股价造成压力。”美国成美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纽约大学法律博士柳治平12月1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12月15日,时代财经记者就此事相关问题联系中国交建、中国铁建、中国中车、中芯国际四家公司,截止发稿并未得到回复。今日,四家公司股价悉数下跌,目前价位分别为3.61元/股、8.19元/股、5.73元/股、20.10元/股, 跌幅分别为1%、0.4%、0.4%、5% 。

其中,中芯国际作为中国大陆地区唯一一家大型晶圆代工企业,前途颇令人堪忧。12月16日,芯片巨头中芯国际联席CEO梁孟松被曝在董事会上提出了辞职,接连受挫!

“中国涉军公司”遭遇封杀

“纳斯达克将四个公司剔除指数,这是纳斯达克依据它和这些上市公司之间的上市协议和自律规则做出的一项自律处分的决定,但是有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尚不清楚。如果有事实依据,无话可说;如果没有,这些公司可以按照纳斯达克内部程序寻求救济和申诉,在法治理性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12月1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关键不在于纳斯达克,因为纳斯达克实必须合规,必须执行总统令。”美国成美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纽约大学法律博士柳治平认为,纳斯达克此举,是一个给予其服务对象便利的合规行为。

柳治平向时代财经分析,纳斯达克的股指之后有众多的股指基金。总统令明确禁止美国个人和实体交易这些股票,或者基于这些股票的金融衍生品。“如果纳斯达克不从指数当中移除这些股票,很可能让相关的其股指基金无意之中触犯总统令。”

纳斯达克代表着金融产品行业的创新和影响新势力。它通过自行和与其他合作伙伴一起开发新指数来保持世界级创新者的地位。纳斯达克已经推出了一些世界上最受关注的指数,包括: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纳斯达克100指数、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纳斯达克工业股指数等等。除了推出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和其它结构化产品外,纳斯达克也积极为全球资本市场开发着指数和其它基于指数的衍生证券。

“总统令本身禁止了美国个人和实体买卖总统令中定义为‘中共军事公司’的股票,或者基于这些股票的金融衍生品。除了总统令明确点名的中国公司,美国国防部长今后还可以把其他相应的中国公司加入这个总统令的定义之中。”柳治平表示。

柳治平认为,短期内,持有这些公司股票的美国基金等机构和个人必须清仓,如果它们持有股份达到一定数额,可能对这些公司的股价造成压力。长期而言,如果这个名单继续扩大,将使得美国资本减少对中国上市公司的股份的投资。

“总统令并没有命令这些公司从纳斯达克或者其他股票交易所下市。不过,整体而言,考虑到中美两国关系的大趋势,以及中国公司目前为止在美国面临的其他问题(包括财务、审计方面的问题),中国公司未来赴美上市的前景不乐观。”柳治平表示。

赴美上市前景难言乐观

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市律师协会金融工具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邹林林12月1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特朗普颁发行政命令,禁止美国投资者买卖在美上市的“中国军方控制或拥有”的企业,首批宣布了31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为军方相关企业。纽交所及纳斯达克也已启动相关程序。“应该说,这是一个政治行为,是美国政府打压中国企业的一个步骤。”

邹林林认为,相比较而言,最近美国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更像是一个经济行为,虽然是政治目的在驱动,也会达到一定的政治效果。法案本身适用于所有外国公司,但最直接的影响是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

本月初,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这可能阻止一些中企在美交易所上市。该法案将对在美国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施加限制,包括要求它们提供不受外国政府控制的证明。在众议院表决通过后,将送交总统特朗普签署立法生效。《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要点在于,如果美国的监管机构连续三年无法检查某在美上市外国公司的审计账簿,证交会将对其除牌。

“中美双边关于中国企业在美上市的设计监管一直没有达成一致,美国的投资者也一直要求提高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的审计质量。法案的另一要点是,上市公司必须证明其不是外国政府拥有或控制的公司。这个要求针对中国的味道就很重。”邹林林表示。

邹林林认为,美国的这些举动短期将会造成大量的中概股公司在美国退市、摘牌,并转而在香港或国内上市。长期来看,中国公司会少掉一个重要的上市融资基地,这将不利于中国公司与全球资源的对接及融合。

“鉴于这些公司的股价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低成本的私有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中国资本市场是否欢迎以及能否容纳这些公司的回归,也有待考验。中国政府也面临一个课题,即如何将境外资本引入国内的实业及资本市场。”邹林林表示。

邹林林认为,美国行政当局针对中国公司的肆意打压以及《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施行,将对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产生广泛影响。中国企业未来上市地的选择,会更多的考虑法律环境及监管氛围是否有利,机构投资者的参与程度,以及政策不确定带来的风险。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完善,注册制带来的上市便利,国内资本市场以及香港资本市场将对高科技企业上市具有无比的优势。

“无论在境内上市,还是在境外上市,诚信是最美好的语言,诚信发行股票是底线。现在国内资本市场也在持续完善。随着我国注册制改革力度的加大,信息披露制度的完善,证券代表诉讼制度的跟进,将来中国公司可以在国内上市,让资本市场既可以成为中国诚信企业的加油站,也可以成为广大投资人的聚宝盆,这也是一条有光明前途的康庄大道。”刘俊海表示。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贾红辉

(原标题:三连击!继纳斯达克禁令及内讧之后,中芯国际再遭MSCI封杀,中国公司赴美上市前景未明)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