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所谓惊天逆转其实还没发生 真正反转需要新证

  • A+
所属分类:赛事直播

弗朗科·弗拉蒂尼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就孙杨案的裁决,居然被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撤销了,此案将回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得到重新裁决的机会。这是昨天的大新闻,那么问题来了,此前被处禁赛八年的孙杨有望翻盘?他还有可能出现在明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吗?如今看来,说转机为时尚早,最关键的还得看孙杨方面能否拿出足够分量的新证据。如果拿不出的话,那在很大概率上,再一次裁决的结果也仍会是孙杨被禁赛、无缘东京奥运会。

争取到第二次机会 有新证据才能翻盘

孙杨案将被重新裁决,这次的公堂仍将是上回给了他八年禁赛令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在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撤销之前涉及孙杨的裁决后,这就是大家即将看到的局面。

原裁决撤销,案子将被重启,这消息肯定会吊起大家的好奇心,随之而来的疑问就是“要翻案了吗”“孙杨能参加东京奥运会了吗”。实际上,孙杨的禁赛处罚能否被真正取消,最关键的还得看孙杨方能否在重审过程中提供对其更有利的新证据和新材料。

上一次仲裁和这一回重审,案件的主理机构都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角力的双方,仍旧一边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另一边则站着孙杨和之前主张孙杨无需被罚的国际泳联。在上一次裁决过程中,根据各当事方提供的证据材料,孙杨落于下风。新的仲裁流程启动后,如果没有出现对孙杨更有利的证据材料,或者两大阵营所提供的证据材料的“战力对比值”没有发生偏移,那在很大概率上,再一次裁决的结果也仍会是孙杨被禁赛、无缘东京奥运会。

所谓的惊天逆转,其实还没有发生。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有权撤销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裁决,但撤销的适用范围非常有限。前者不会对仲裁庭就事实的认定、规则的解释、适用及推理作实质审查,它只负责查究仲裁的程序是否合法。

这一点在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公告中也有明确体现。“2020年12月22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撤销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于2020年2月28日对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禁赛处罚。关于孙杨一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重新进行裁决。这么做的理由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仲裁员身份存疑。”

据外媒报道,这次之所以会有撤销原裁决、启动重审的结果,原因是孙杨律师团队在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交的材料中,抓住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上一次负责孙杨案裁决的仲裁小组中的首席仲裁员曾在社交媒体上就动物保护等问题发布过涉嫌辱华的言论,而这一点质疑得到了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支持,所以便有了现在的重审。

“关键先生”弗拉蒂尼

曾任意大利外交部长也是资深体育仲裁人

孙杨案将启动重新裁决,这除了证明孙杨方律师团队在经由人员调整后,确实更专业、更会抓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与瑞士联邦最高法庭关系上的重点外,更关键的——还得“感谢”曾在此案中担任首席仲裁员的弗朗科·弗拉蒂尼先生留下的命门。

网络并非法外之地。根据外媒报道,因为曾在社交媒体上就动物保护等问题有过涉嫌辱华的言论,所以弗朗科·弗拉蒂尼之前在仲裁小组内的中立身份遭到孙杨律师的质疑,且这一点被瑞士联邦最高法庭采纳,成为案件将重新裁决的关键。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仲裁员名册向来藏龙卧虎,通常都由兼具法学背景和体育专业知识的巨擘来担任仲裁员,一届任期为四年,但可以连任。出生于1957年的弗朗科·弗拉蒂尼,在成为孙杨案重新裁决的“关键先生”前,他更为人所知的身份应该是原意大利外交部长。

拥有专业法学背景的弗拉蒂尼,他走的是“法而优则政”的发展路线,曾先后担任过皮埃蒙特地区行政法院治安法官、意大利国务委员会成员和财政部法律顾问、公共行政部长、地区事务部长等职务。在贝卢斯科尼任意大利总理期间,弗拉蒂尼曾两度被任命为外交部长。另外他还担任过欧盟委员一职。

在体育仲裁领域,弗拉蒂尼也是一位资深人士。从2014年开始,他就担任意大利奥委会体育仲裁高级法院的主席和法官。

行业自治的典型产物

CAS就是“体育最高法庭”

清官难断家务事,清官也难断体育事。由于体育领域的专业性和自治属性,所以,即便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撤销了孙杨案的原裁定结果,但能来负责此案的还是唯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它就是现实中的“体育最高法庭”。

所以,尽管截至发稿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尚未发声,但再裁决一次的各个流程,也仍将是按照守则中的规定来操作一遍——证据材料才是占压倒性地位的关键。

从以往案例来看,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国际体育组织、国际体育单项协会等与运动员间的纠纷做出改判的机会还是不小的。就以最近的俄罗斯禁赛案来说,前者就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开出的罚单做了减轻处理,将俄罗斯参加国际大赛的体育禁赛期从四年减少为两年。但“自我纠错”的概率就会低得多,2007年阿根廷网球选手吉列尔莫·卡纳斯曾经有过类似经历,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第二次审理时依然维持了原判。

正因如此,所以在得知原裁决被撤销、启动重审的这个结果,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倒是反应很快地在官网上发布了声明,指出在上一次裁决中该机构“显然在案件判决中占了上风”,同时表态“我们将采取措施来再次有力陈述我们的观点”。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是一个独立机构,它的守则中规定,不论仲裁程序的地理位置如何,所有仲裁的所在地都是瑞士洛桑。所以,国际体育总裁法庭受瑞士法律管辖,基本运作则遵循《国际体育仲裁委员会与体育仲裁院仲裁章程与规则》。这也就是为什么,孙杨不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裁决结果后,可以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上诉的原因。

仲裁小组和仲裁员到底怎么选出来的

孙杨案被发回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重新裁决,截至发稿,该仲裁法庭尚未就此事发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副主席杨扬女士在昨天接受采访时透露,此后该案件应该会由新的仲裁小组来负责。那么问题来了,仲裁员到底是怎么选出来的,仲裁小组机制又是如何在最大程度上做到中立与公正的呢?

弗朗科·弗拉蒂尼之前能成为孙杨案的首席仲裁员,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孙杨方面“间接促成”。

通常情况下,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仲裁小组由三人组成,其中一人为首席仲裁员,另两人为仲裁员。案件中总有在角力的两个阵营,每个阵营都可以从该仲裁法庭的仲裁员名册中挑选、任命一位仲裁员,然后由这两名仲裁员按照一致同意的原则,再从名册中选定一人担任首席仲裁员。只有在两名仲裁员无法达成一致选择时,才会由普遍仲裁庭的庭长行使对首席仲裁员的任命权。后一种属于少数情况。

无论是孙杨案之前的那个仲裁小组,还是之后将接手此案的新仲裁小组,首席仲裁员与仲裁员都是依照以上流程任命。所以,在重启庭上交锋前,孙杨方面这回在选定已方仲裁员前,估计会做更多的功课。

真正反转需要新证 可以争取奥运资格

悬念一:孙杨新团队能破解老问题吗?

在案件淡出人们视野的这大半年时间里,一方面孙杨依旧在泳池里保持训练,强调自己不会就此放弃,另一方面他的律师团队也经历了升级。在体育仲裁领域颇有经验的舍伦伯格律师事务所与他的律师团队有了合作。

不过,新团队还是会遇到老问题。涉及运动员的兴奋剂纠纷,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每年都会仲裁很多这样的案件,且一贯坚持《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规则》中的“严格责任制原则”。具体来说就是,运动员可以事后就检测执行机构或人员的资质等提出质疑和要求,但不能拒绝提交样本。在前一次仲裁过程中,孙杨方面一直在重点强调采样人员的资质问题,这就和“严格责任制原则”难以对话了。

悬念二:重新裁决赶得上东京奥运会吗?

如果情况不再生变,东京奥运会将于明年7月开幕。如今孙杨案重启仲裁,从时间上来说,就算重审结果有变,这还赶得上奥运档期吗?

从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惯例来看,他们是可以特事特办的。比如奥运会举办期间,针对赛场内争议事件容易高频率出现的情况,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就会在奥运会举办地设置特别仲裁处,通常一个案件只用一两天就能出结果。考虑到孙杨如今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特事特办也是有可能的。在重审结果出来前,孙杨的参赛资格将得到临时性地恢复,理论上也是可以去争取奥运资格的。

(责任编辑:王程程_NB12651)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