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教授加入“过年磕头”大论战,很快被唾沫淹没

  • A+
所属分类:玩家论坛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不同观点的权利。——伏尔泰

关于“彩礼、嫁妆、压岁钱、中药、放炮、过年磕头拜年”等问题的看法,在我国迟早会分化为两派,比如中药、彩礼等处于分化高潮阶段,放炮等已分化完毕,近日关于“过年磕头拜年”的分化在网上轰轰烈烈地展开,而撕开这个口子的就是著名作者“呦呦鹿鸣”(真名黄志杰)。

先是春节期间很多网友上传了磕头拜年的短视频,尤以山东人居多,于是被网友调侃为“没有人拜年比山东人更认真”,呦呦鹿鸣随后发帖批评了“集体磕头,此风绝不可长”,他认为这是一种陋习,尤其是公开磕头纯属乱来。

这要搁一般人直接就焉了,没成想呦呦鹿鸣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直接来了个“二发帖”继续硬刚网友,他直言这是“心里的辫子没剪掉”,问那些支持磕头拜年的网友“你们怎么不去裹小脚呢?”

果然,他的这波回击激发了部分网友的战斗力,直言“山东姐妹们,一起上,把鹿鸣这厮的号弄废”,甚至网友宣称他老板赞助100万,要干掉呦呦鹿鸣。

呦呦鹿鸣对此回复:这么说,给皇帝下跪,臣子的任督二脉都得到了裨益?恕我不敢苟同。

此外,还有很多大V站出来批评呦呦鹿鸣的言论,堪称网暴升级版,但显然,呦呦鹿鸣对这一切胸有成竹,该发文发文、该发帖发帖,丝毫没有逃避或是认错的意思,直言“这是跪上瘾还跪出理论了?”

此外支持“磕头是陋习”观点的一些作者也纷纷学会了“游泳”,比如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苏德超,他说真正的陋习是不让人说话,听到不同意见就破口大骂,苏教授还说他不同情呦呦鹿鸣,反而同情那些骂他的人。

苏教授对磕头的观点是“不能一味反对,要公私分开”,人与人是平等的,把磕头往公共领域推广相当于开历史倒车,当然,在私人生活领域磕头无可厚非,看人喜好了,比如求婚、上坟等。

让我们回归问题本身:磕头拜年或磕头到底是不是陋习?

我认为应该求同存异,让时间告诉我们答案(主要是目前大家的思想文化水平差异太大)。

支持磕头的继续磕,不支持磕头的不磕便是,没必要互相掐架非争个胜负不行,要是来场辩论赛或许会有答案,在网上吵来吵去大部分都是胡邹邹,没啥意义。

最后分享一段阿玛蒂亚森的名言:

考察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考察他信息来源的多样性。有无数的可怜人,长期生活在单一的信息里,而且是一种完全被扭曲的,颠倒的信息。这是导致人们愚昧且自信的最大原因。

同时我想说的是:三观一致必将超越血缘关系,成为人际交往的新纽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